丛氏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8|回复: 0

双甸概览(双甸丛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3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丛海伦 于 2018-4-23 10:58 编辑

双甸地名说曾有多种版本,其中有戏说,有传说,也有史载志说。在众说纷纭中,有称“双店”;有写“双甸”;有曰“双桥”。历代文人墨客则以“霜店”、“霜甸”、“双桥(霜桥)”雅代双甸。追溯双甸多称之原由,各家皆能自圆其说。

双甸说。一说古代郡城郊规定方圆千里之内,谓之甸服,以四丘土地称一甸(丘是古代划分田地区域的名称),而此处有八丘;另说,此处曾因垂直于串场河的薛港河两侧有两个土丘,而周围是草甸;又说,过去30华里为一甸,如皋到此60华里,故称双甸。

双店说。传闻昔日有两家小店设在一处。《丛氏宗谱》载“在坝西北五里河上旧无市,胜朝中叶后有水竹原刘姓者,始于其地列二肆因名双店,今则皋东巨镇矣” 。清嘉庆九年(1804年)重修的《如皋县志》卷二载:(如皋)东五十里店曰十家店(即今石甸),六十里店,曰双店。清康熙年代进士、丰利场张搓,曾路过双店写诗两首。《过双店喜晤石果育孝廉》:板桥通曲径,另是一家楼。绛帐先生业,黄花客子秋。且倾今夕酒,同话十年愁。明发驱车去,西风悯敝裘。又《双店道中》:舍楫更乘车,风光四月余。为寻方外侣,再食海东鱼。小犊行随母,闲农昼枕锄。垅头看

麦秀,大有好频书。如皋雨香禅院住持、通州余东广济大师写有《舟泊双店乘驴下村庄二鼓方至》:“孤舟难远岸,黑卫下村庄。茅屋分寒气,柴门闭夕阳。更锣声渐起,荒野路偏长。自识浮生事,劳劳也不妨”。
双桥(霜桥)说。此处竖河(薛港河)上有东西桥一座,横河(串场河)上有南北桥一座,故称“双桥”。而“霜桥”之雅称与一知府有关。据传,明代有个广陵(扬州)知府曾于秋冬之际乘船出巡。他沿古运盐河(串场河)向东去盐场,夜泊双桥下。翌日清晨,知府从官舱出,目睹两桥之上,东西两侧农家的屋顶、宅边树梢及阡陌田野,到处满布重霜,似粉如雪,晶莹璀璨。知府触景生情诗兴勃发,吟诗称赏霜景之美。此后文人墨客以“霜”代“双”,遂成雅称“霜桥”。
在清乾隆、嘉庆、同治等版的如皋志书中,有写双甸,也有写双店,常不统一。直至民国初年称“双甸市”后,沙健庵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重修《如皋县志》,双甸之名遂定。吴名蓉、李健、丁德全整理
区划变更
打开地图看,双甸西邻如皋,南接通州,素有“如东西大门”之称。双甸乃千年古镇,历史悠久,历经沧桑,展其历史画卷,沿革一目了然。据民传史载,大约春秋战国时期,江海口北部出现一块大沙洲,叫扶海洲。东晋太和年间(366-370年)西端与大陆连接。在唐代之前,双甸南部亦为黄海浅滩,潮至为海,潮去为滩,只见贝壳,不见人烟。
公元411年如皋独立县治,扶海洲即隶属如皋县。唐贞观元年(627年),全国分为十道,本地属淮南道广陵郡。唐太和五年(831年)析海陵之五乡置如皋场。元代本地属称如皋县。
清嘉庆版《如皋县志》卷二载,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双甸建镇。民国元年称双甸市。民国四年(1915年)双甸有耕地625.816方里,辖管10466户,人口51599人,是如皋东乡的名镇之一。1927年因实行保甲制又改市称镇。1928年双甸为如皋县第四区驻地。1940年新四军东进后,原如皋县分为如西县和如皋县(如皋东乡),本地属如皋县。1941年春双甸为中共双甸区委驻地,同年8月撤移。1945年秋,如西县复名为如皋县,如皋县易名为如东县,双甸归属如东县。其年秋,双甸又为中共双甸区委驻地,1946年10月撤移。1948年3月9日双甸解放。1949年5月双甸仍为中共双甸区委驻地。辖管宗奎、联港、复兴、锦成、洋涨、三桥、双南、双北、鹤井、田季、石坝、沿港、丛坝、石北、石甸、铁果等16年小乡和双甸镇。1952年为16个小乡和双甸镇。1957年为15个小乡和双甸镇。
1957年9月由双北乡、宗奎乡、双甸镇合并建宗奎乡,驻地双甸镇。1958年9月曾称火箭人民公社。1959年1月改称双甸人民公社。镇区称为双甸工区。1968年成立双甸公社革命委员会。1981年10月称双甸公社管理委员会。1983年9月成立双甸乡人民政府。1986年10月,又恢复镇建制,双甸为县属镇。2000年4月,石甸镇、双南乡、双甸镇合并为双甸镇,现辖管14个村(曙光、张庄、田季、石南、鹤井、锡伍、德银、丛家坝、镇南、镇东、伯元、宗奎、中心、高前),3个居委会(星光、石甸、双南)。全镇行政区域方圆120平方公里,耕地面积6651公顷。2008年统计,全镇社会总产值112亿元。总户数23804户,总人口73250人,汉族人为主体。改革开放后,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加之一部分婚嫁者和三峡移民迁入,融入了部分少数民族居民,但比例只占极少数。(丁德全整理)
旧貌印迹
双甸地处扶海洲西南角,成陆之后,由于这里地势平坦,适宜人居,故日后居民云集,商贾渐增,遂成集市。据清嘉庆版《如皋县志》卷二载,明嘉靖年间(1522-1566)双甸建镇,民国元年称“双甸市”,民国四年(1915年)双甸已成为如皋东乡的名镇之一。
古镇双甸旧时商业发达。东西串场河(亦称运盐河)穿街而过,河南河北各有一条石板街,街道两侧店铺林立,东首西首各有木桥一座,连通河南河北。在两条主要的石板街上,两旁市民集居,商行栈房、当铺作坊、茶楼酒店临街而建,大小“老字号”商店近百家。其中名气较大的有东、西“江森泰”和号称“徐半街”的徐允昌,都是来自皖浙的行商,实力雄厚,经营面广,曾共同发行“十家通用券”。“江森泰”茶烟店,门口写有“森林遍是家园树,泰宇平分顶谷村”,他家店前还有卷棚,既可挡太阳,又可挡雨,柱上写有“真不二价,货真价实,信实通商,概不赊帐”等之类的对联。徐允昌开的店写有“允成骏业,昌启鸿猷”等。顾裕盛、东隆兴、西隆兴、许吉甫等五家大小鱼行,经营荤素八鲜。每当春鱼、小黄鱼上市,来自栟茶、丰利等地的渔船,每日少则几十只,多则成百只,西起西大桥 ,东到观音堂,一字儿面南朝北排成一里多路长,每只船载有二、三十担春鱼不等。方圆百里的鱼贩天天来此批发,远销四邻八乡。镇东的“俞家木行”、镇西的“颜家木行”,木排放满几里河面。金祥甫和王星若家的山货、毛竹堆得小山似的。赵静山纸马店、徐达清香店、宋大灯笼店、东三太、西三太茶食店、杂货店,生意兴隆。张家浴室,灯笼天天挂,蒲鞋日日晒。东街“义生”,西街“永茂”两大药栈,经营药材。另有天寿堂、永春堂、仁和堂等多家药店,生意兴隆。刘公盛、杨戴江等几家大小粮行,每年收购数百万斤闻名遐迩的“双甸楝豌(白豌豆)”,远销上海,由惠丰洋行出口国外。旧时双甸的餐饮业也很兴旺,面店、烧饼店、馒首店、馄饨店通街有十几家,每天生意兴隆。东街饭店叫“一林头”,西街饭店“葛岁广”,日日高朋满座。许多的风味小吃享誉四方,如金二油圈饼,色佳味美,远近闻名。还有夏癞子的油炸豆腐、钱二九的蒿儿饼与凉麻团、王家老太的盐花生米及烂蚕豆、丛二胖子的猪头肉、丛仁义的羊肉、王脓巴儿的猎儿头馒头、仇瞎子的芝麻糖与花生糖等,都是市民食之不厌的“老字号”。
古镇双甸旧时宗教文化十分兴盛。据清嘉庆版《如皋县志》第三卷记载,双甸历代建造的寺庙较多。从唐贞观十三年(639年)到清同治八年(1863年),先后在现行政区域内修建了镇海寺(东岳庙)、关帝庙、斜关庙、迮关庙、龙王庙、玉皇殿、观音堂、三元宫等数十座庙宇。乾隆45年(1780年)双甸建造的观音堂,气势雄伟,内有石宝塔,藏有李芳梅书写的《金刚经》石碑五十块。铜铸的观音菩萨与人等高,内有金心银胆。庙院内有直径盈米的两棵银杏,可圈十二辆木制小车,与镇区内另外四棵古银杏树遥相呼应,遮天蔽日,鸟雀盘旋,鸣声不绝。
双甸的民间文化也源远流长。名儒塾师任政平家藏有数千册珍贵古籍和明清字画。不少人家还收藏有唐伯虎、董小宛、张謇等名人大师的墨宝真迹。1929年镇东的都天庙改建成一进三堂的民众教育馆。该馆房屋脊顶装有“瓶昇三戟” (寓平升三级), 登楼远眺,颇为壮观,亦有江南水乡之景观。馆内搭有戏台,楼上有图书室,藏有《万有文库》等图书。楼下有动植物标本与生理模型陈列室、图书报纸阅览室,墙上嵌有石碑数十块,为皋东重要文物。馆外的大操场,四周绿树环抱。这里常常举行各类文体竞赛活动,特别是春秋两季的风筝比赛和灯会远近闻名,观众如潮。
古镇双甸历史悠久,古建筑和古文物颇多。南有因文天祥驻马得名的“洗马池”,北有给事中冯世昌和湖广参政冯上宾古墓,西有唐尉迟宝林督造的玉皇殿遗址。镇内街上竖有数处牌坊和东西圈门,青砖黛瓦,古色古香。张、丛、任、吴四大家族的祠堂,天主教堂、钟楼、古庙及12处宋明两朝的古屋,相映成辉。几户大门堂内悬挂着“大夫第”、“节媲大家”、“天旌孝子”、“美意延年”等金字匾额,熠熠生辉。(丁德全整理)
名士风采
双甸人杰地灵,历代文人荟萃,贤达有识之士众多。
一、学识广博,功成名就者有:三国吴大司马吕岱埋藏在石甸西南角的高阳荡。明朝初年,双甸的刘鑑、马任翦、张贞、蔡升及丰利的许孚五位同乡一齐中举,传为佳话。当地官府曾为之特建一座功名坊,称“五桂坊”,成为皋东风光无限的盛事。后来,刘鑑在明永乐二年(1404年)又考取进士,曾任直隶平谷知县,其墓建在掘西哨人港。明正德六年(1511年)进士冯世昌曾任给事中,后葬于双甸镇东二里塔庙前。明嘉靖年间,丛佳曾任淳安、咸宁县教谕,与双甸冯世昌、掘港秀才管柏为莫逆之交。冯上知,明万历17年(1589年)进士,曾任光禄寺少卿,其墓位于双甸北冯家楼西南。冯上宾,明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曾任湖广参政,其墓位于双甸东北八里殷家庄。清康熙45年(1706年),丛方函考中进士,为二甲48名,曾任四川德阳县知县,《丛氏宗谱》《明清进士题名录索引》均有记载。(清)丛杰,字汉三,号罕山,嘉庆15年(1811年)贡生,七岁能诗。善书画,人购片纸以为珍,弈理篆刻特其余事。性耿介,郡县慕子以文字交。道光《如皋县续志》卷七传载,“著《霁香阁诗草》十卷”,此十卷,嘉庆间抄本,二册。柯愈春,《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著录,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当时南通的两状元胡长龄、吴纯甫,曾来丛杰家中在霁香阁游玩十天,可见丛杰的文才与交往。丛世和字均德,号泽周,监生。曾著有《勤读楼文稿》、《尔雅志疑》。在掘港《如皋管氏家谱》中收有丛世和所撰《管君济寰传》、《管泽塘先生传》、《管卓庵墓志铭》。
二、兴教育人,乐善好施者有:清康熙七年(1668年),范瑞等捐出双甸河南4顷82亩田以兴学。《如皋县续志》同治版载“邑人在双甸四周捐田百亩兴学”。王玉璋等人捐田104亩5分,兴学办慈善事业。光绪31年(1905年),废科举兴学堂后,举人刘复基与留日学者秀才任雨楼、禀生姚昂轩和丛育才(丛世和曾孙)等四人于1906年(古历正月)创办了双甸第一初等高等小学。到光绪二年(1907年),双甸市(包括双甸镇、石家甸、佘家庄、东岳庙)共创办了七所初等、高等小学及双甸市师范传习所,后又办起了女子高小班、初中班和幼稚园。如皋东乡著名文人姚泽人,又名姚祖诏(北大副校长魏建功的老师),留日学生任雨楼、举人刘复基、名师尤梓材(刘季平的老师)等我国第一批教育界老前辈,年轻时都曾在双甸办学育人,鞠躬尽瘁。南通状元张謇听说挚友刘复基在双甸创办学堂,亲自挥笔赠他一条幅:“高眄邈四海,英名擅八区”。此外还有任政平、丛子乔、丛延卿等饱学之士 ,先后自办学塾多所。双甸镇早期学堂,因校风整肃,师资才高,教育质量名闻遐迩,方圆百里慕名前来求学者甚众。双甸民国初抗战前在外的大学生、留学生就有50余人,是通如启海最出人才之地。陈端,早在五四运动时,就任留美学生会会长,曾领导中国留学生与国内革命遥相呼应。1936年任民国政府甘肃省财政厅厅长,后任民国政府钱币司司长。丛光祖曾任民国政府考试院诠叙部司长。
三、当代闻人有:
军政界:唐如浴,曾任江苏省农林厅(局长),京杭运河指挥部党组书记;戴根渠曾任江苏省原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两次破获重大案件,受到国家表彰;汤桑林,曾任如东县县委书记,南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丛懋林,任中共江苏省委高等教育委员会党组副书记;袁丁,在公开招聘时,32岁就被委任江苏省旅游局副局长;吴琼,曾任北京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丛澜,现任福建省环保局副局长,获“第二届中国妇女环保百佳称号;缪小星,曾任宿迁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现任新华日报社副总编。
锡伍村童惕安(丛家恒)曾任南京军区空军后勤部政委,多次立功受奖。童毅(丛家恢)曾任空军第六航空学校副政委。任亦山曾任镇江军区副政委。吴惠曾任北京军政大学教研室副主任(正师),丁国庆曾任上海东海舰队政治部主任,吴华曾任东海舰队文化部长。汤宇曾任上海警备区后勤部政委。1963年出生的大校罗兵现任徐州空军学院教授,参编和主审教材7部,独立和参与研究的科研项目11项。
教育界:著名教育家刘季平,曾任国家教育部常务副部长,代部长,《如东大观》称:“战火中走出来的教育家”。刘季平之弟刘明凡曾任福建省教育厅副厅长,福建师范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吴功贤,曾在英国伦敦大学攻读动物学,获博士学位,长期在武汉等大学任教,《中国近代生物学六十年》将他业绩收录此书。任铭善,1951年曾任浙江师范学院教务长、中文系教授,他的诗词造诣甚高,书画篆刻、碑台鉴定也建树不凡,曾参与《辞海》修订。任铭善之子任平现为浙江大学、国家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他的作品被韩、日、澳、法、美及香港等各文化教育单位收藏。任雨楼的孙子任中杰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主编《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学》等多部著作,堪称“教育世家”之子。石甸“尤同昌”曾孙女尤文涟曾为青岛农业大学教授,现任农业部长孙正才是她的学生。青年专家、博士、教授任乃飞现任江苏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副院长。先后参加国家机械科研8个项目研究,荣获“国家机械工业科技进步一等奖”,已出教材四部。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陈猛,他是国家代数几何学领域研究前沿科技人才。
科学技术界:胡国华,上世纪80年代初研究的光学“可变光学滤波实时假彩色显示装置”,成为共和国第一号专利获得者载入史册。核工程专家缪宝书,他所研究的《压水堆核电动发展趋势及对策》一文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刊物《国际检文摘》公开发表,所著《核能——无穷的能源》一书获全国科技大会科技进步二等奖。任杰,他是中国航空第一集团公司(西安)飞行自动控制研究所副总工程师,他研究设计的科技成果获中国航空科技进步奖6次,中国国防科技进步奖2次。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肾脏病科副主任、南大博导唐政,在肾脏病研究上多次获得解放军医疗成果奖,以第一作者发表医学论文80余篇,主编《肾脏病误诊误治》一书,成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谢平博士曾参与我国“一箭三星”试验。博士后顾陈斌,现任天弘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多年从事光电功能,材料研究,拥有三项发明专利。铸造专家高级工程师丛勉,曾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著有《铸造手册》一书。
水电博士顾文魁,抗战前在甘肃主持设计和组建了我国第一个水力发电厂——天水发电站。抗战后旅居台湾,岛内人称他“献身给民生用水用电民建设,台湾灌溉工程的伟大人物”,台湾《天下杂志》,从台湾历史发展进程中精选出60位在不同领域为台湾注入生命力的人,其中有郑成功,陈诚等,顾文魁亦名列其中。博士后仲伟伟,移居美国,在自然细胞生物方面很有研究,至今已有50多篇论文被国际著名刊物发表。
学术和文学艺术界:缪楚黄,曾是中共中央首任党史研究员,他撰写的《中国共产党简要历史》,曾在国内5种、国外6种文字出版发刊150万册。是我国著名的中共党史学家,其子缪青现为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著名文博专家姚迁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党支部书记。他对考古、文物、书画、石刻等均有相当研究。他独著与他人合著20余部著作,无论学术水平、学术价值在全国博物馆界均是少有的。徐国建博士,从事国际私法研究,著有《中国与国际司法统一进程》等书,被上海市人大聘为立法和咨询专家。沙锦飞,他是一名科普幻想作家。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刘汁子,曾是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他导演过《巴山夜雨》等多部影片。1995年获得北京电影学院最高成就奖“金烛奖”。曾在双小读书的赵剑华获得世界羽毛球冠军,是国际羽坛“四大天王”之一。
另外还有吴向阳博士,现任美国摩根大通银行董事总经理,香港《镜报》称他为“美国华尔街高级金融经营管理帅才”。
双甸古今人才济济,在此恕不一一列举。(丁德全整理)
革命史迹
双甸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双甸的历史,也是一部革命斗争史。
1920年8月7日,双甸北乡海儿庙农民一呼百应,捕获了栽赃敲诈、放火抢劫的缉私盐兵6名,并置于焚火现场。1921年3月,教员任为淦(号百川,笔名砅生)、徐香谷等人,在教员中组织“教责社”,修养个人品格,尽力于地方事业。10月又在青年中组织“人社”,出版半月刊《晨钟》,唤起民众觉醒。翌年1月3日,由恽代英主编的《中国青年》第60期上曾载文介绍双甸“人社”及《晨钟》,消息传来,人人为之振奋。他们在市镇成立“商民协会”,抵制日货;在农村组织“养鱼合作社”,为农民增收。1925年双甸人民鸣锣聚众,反对军阀当局编查户籍。1927年1月任百川和刘君霞等人,创建了中共双甸地区第一个党支部。后任百川隐蔽在如皋县国民党党部,抵制“清党”。1927年刘季平在如皋闹学潮。1928年刘君霞在如泰“五•一”暴动中,英勇就义。1938年6月7日(古历五月初十),国民党薛承宗部——如皋常备二团与日军在崔家河激战,损失惨重,至今双甸镇还埋着6月7日这一仗牺牲的80多名抗日勇士的忠骨。从6月7日至9月29日(农历八月初六),日寇先后七次窜到石甸、双甸地区烧杀抢夺,大肆施虐,共烧毁民房2345间,打死烧死百姓32人,烧死猪子188头,抢走猪子38头。当地有民谣:“石甸烧得净大光,双甸烧得夹花洋”。商贾居民锁门四散,商业凋蔽,民不聊生。新四军东进后,双甸建立了民主政权,从此双甸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积极开展革命斗争。在抗日战争中,双甸人民奋勇参战,建立武工队,火烧竹篱笆,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解放战争时期,在党领导下的青年联合会,大力开展宣传鼓动活动。胡宪章等共产党人进行地下工作,发动群众参军支前。(丁德全整理)
双甸解放
1948年3月9日,是双甸历史上难忘的一天。就在这天,解放双甸的战斗打响了。我如东警卫团、南通警卫团和第九军区特务营联合向驻守双甸的国民党伪军发起攻击。通如支队从岔河出发,深入到双甸至石甸河南一线敌人的腹地,配合兄弟部队完成了大包围。盘据在双甸、石甸、张腰庄、段家庄桥等处的敌人,以老百姓的民房为据点,负隅顽抗,妄图阻止我军攻击。我军采取的战略是东西两线齐进,先分割后围歼。
凌晨一时,我军发起攻击。激战约半小时,躲在双甸东街和北街两座碉堡的敌人招架不住,逃向河南中心据点,妄想借串场河与我军继续顽抗。
此时我军组织数百民工,冒着枪林弹林,冲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架桥,迅速架好一座浮桥。
天蒙蒙亮,我军从北岸踏着浮桥冲到对岸,与通如支队形成夹击之势。敌人军心溃散,到处乱窜。我部队如猛虎下山,乘胜追击。敌人眼看无处逃生,纷纷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敌联防中队长管德明、敌匪乡长陈翔山妄图继续负隅顽抗,被我军当场击毙。战斗中我军活捉匪中队副黄汉斌、敌镇队副吴小天等200多人。生俘匪镇长陈兴南、匪乡长端木仁以及“还乡团”近100人。缴获机枪两挺、步枪50余支、短枪3支、军用车3辆。战斗结束后,民工们涌进据点迅速平毁了所有工事。
天亮了,我方押着俘虏撤退,随军民工指着一个便衣敌人说:“这个人便是双甸匪税务所的主任杨瑞元,坏透了,我们都被他压榨得倾家荡产了!”群众检举了俘虏中这个隐蔽的敌人。敌常备四中队残部逃往丁埝,士兵们人心惶惶。当时该部士兵刘其叠、朱广来、卢成林等3人,带来步枪2支、子弹44发,向我汤园区政府投诚,政府照章发给他们奖金、路费,并遣送他们回家。
双甸解放了。双甸人民欢欣鼓舞,庆祝这个伟大历史意义的胜利。我军第一、第九分区司政机关、华野第11纵队首长都发来贺电表示祝贺,南通《江海报》刊登了双甸解放的消息。(钱山柏、陈占春整理)
今日新貌
倘若一位阔别家乡二十年、三十年的老双甸人,现在重回故乡,那一定找不着当年的路、当年的巷和当年的桥了。他一定会发出由衷的感叹:千年古镇变化真大啊!
老街展新容。历经沧桑的双甸古镇,谈变化有千变万变,这里先说说双甸街区的变化。凡古稀之年的双甸老人都记得,新中国成立之初,双甸街河南河北仅有两条石板街,宽不足4米,长约千米。河北老街西起老薛港桥,东至俞家木行,店铺都是矮小的平房。如今双甸街区,西起红星桥,东至江海桥,六里长街,繁荣兴旺。宽阔的公路穿街而过,西有十字街,东有丁字街。街道两旁楼房鳞次栉比,商家云集,店铺林立,广告招牌五颜六色。白天人流如潮,晚间歌舞闹宵。大街上,那些装潢漂亮豪华的店铺,商品琳琅满目。过去的“永茂药栈”,哪能比今天的“欣欣药店”?过去的“五家鱼行”,哪能比今天的“天元市场”?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各种服务业应运而生。“喜临门大酒店”、“金玉酒楼”、“左记食府”等一批设施较好的饭店和“新世界购物中心”、“亚琴服装皮鞋超市”、“新时代超市”、“华健汽摩商城”、“金城家电”等一批规模较大的商家给这个千年古镇带来了一股现代化的商业氛围和太平盛世的繁荣景象。1996年6月国家建设部副部长、国家土地管理局局长邹玉川在考察双甸镇区建设后题词:“小城镇建设之路”。
汽车村村通。说起双甸的变化,不能不说交通的变化。这些年,双甸人对家乡变化感受最大的其中一点就是道路的变化,是交通条件的改变。它让偏僻的死角变成了交通要道,它使闭塞的乡村走向了世界。双甸镇历届党委政府十分重视农村道路的建设,在全县来说起步较早。1997年,由双甸镇区通达吴庄村的全县第一条长4600米、宽5米的水泥路建成。竣工之日 ,祖祖辈辈走泥泞小道的沿路村民欢呼雀跃。他们没有想到,如今泥腿子也踏上了过去城市才有的路道。随后几年中,一条条贯穿南北、横贯东西的水泥路相继修造。至2009年上半年,全镇共造水泥路、柏油路68条,总长约148公里。如今全镇农村公路四通八达,乡道连省道,省道连国道。县内公交车通达到大部分行政村,中小型汽车可以开到全镇范围内的每个村庄。现在人们出行大都是机动车,要乘汽车手一招,半小时到县城,一个小时到南通,要去江南不再难,赶到上海吃早餐。这些在过去看来的神话,今天已是一点不假的真话。
村庄万象新。走进今日双甸每个村庄,人们会看到一个个新建的农民集居点和一幢幢漂亮的农家别墅,犹如广阔原野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尽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繁荣景象。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工业化有效地推动了农村的现代化和全面达小康的进程。沿着掘丁公路自东向西,从任港河到崔港河,一台台厂房连成一片,二十里民营工业长廊生机盎然。“世纪天虹”、“宇迪光学”、“清淤机械”等一批知名企业通过自主研发和科技创新,其产品有的驰名省内外,有的出口到国外。据统计,2008年全镇共有各类企业632家,织机1万多台,从业人员达到1.6万多人。如今的农民,穿起皮鞋进厂,脱掉鞋袜下地,村民变市民,农民变工人,下巴佬当老板。农村工业化、农业产业化和农活机械化,这些都让过去贫穷落后的双甸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全镇方圆120平方公里的范围,走到哪里都会看到路旁放有垃圾箱,户户可接宽带网,自来水送到灶台上,热水器安在楼顶上。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农民,腰包鼓了,人也牛了。他们拿着手机拍照片,打开电脑做生意,开着轿车去旅游,这些老一辈人过去梦想不到的事情现在都成了见多不怪的现实。
……
变了,双甸的一切都变了!
随着城乡一体化和农村城市化建设的加速推进,千年古镇将会变得更大、更美、更繁荣。(宗序成)
丛氏家酒,大家风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丛氏家族|丛氏源潭 ( 鲁ICP备05041574 )

GMT+8, 2018-7-17 17:40 , Processed in 0.09339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