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氏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0|回复: 0

【人物春秋】丛荫坤与晋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物春秋】丛荫坤与晋江
日期:2017-06-16 作者:黄鸿源
丛荫坤,字元子,号邃衷。山东省文登县(今威海文登市)人,生卒年不详②。祖居今文登市北宫村(现市中心),后迁居文登市米山镇郭格村。为明代都察院右都御史丛春次子、正德间南京工部尚书丛兰胞弟丛芝五世孙,文登丛氏十一世。崇祯九年(1636年)举人,顺治十五年(1658年)任晋江县知县。荫坤“修干玉立,詹瞩嶷彻,”“为政宽慈、简易,省刑清讼,即有以事至庭者,喻所以胜负剖而遣之,金矢一概无问”。
清朝立国之初,连年用兵台湾,晋江地处攻台前线,军需征用尤烦。且晋江古称“奥区”③,年征赋“银凡三万九千三百两有奇;米凡二千五百七十三石有奇”。其时,晋江赋重民贫,且户纳之数不定,赋纳多弊,往往无法如期完成。征赋官吏时召粮长,鞭笞惩罚,粮长不堪忍受,则雇贫困之人代替受罚,持鞭者与受鞭笞者都按鞭笞数取得酬金,因此,征赋之费日增而税赋却更多拖欠。昔衙门征赋,按账簿记载派遣差役,立定期限,按时考校,如逾期未能完成,既加杖责。却不问花户④实际情况,狡猾的花户因不纳税赋而连累粮长,而愚笨老实花户不知应纳之数,任凭粮长“飞甲移乙,弊端滋起,莫从稽查”。衙吏手握拘捕追押之签,渔利乡里,闾井骚然。
荫坤一上任,问民疾苦,鉴前失而反之。针对征收赋税的弊病,采取了相应措施:一、在衙门里召集各粮长,令开列出晋江各都、图应缴丁米数目,散数相加后与总数是否符合,直至完成。二、命令粮长胪列辖下花户姓名及应纳粮额,如“某产若干,岁应纳镪若干”等,明确一致,真切无疑后,才造具细册,贴榜公示,使粮长无法隐瞒实际户数及粮额。三、令花户各领印单自己填写完整,安抚税赋尚未上交完成的花户不用忧虑,未交的也免疑惧。花户各自交纳,有来不及完成的,又令其自为限期交纳,于是,出现花户争先恐后交粮的境况。四、清代赋税制度,交纳赋税是用实物或者铜钱上缴,但是官府押解税款却是银子,结果就是实际的税率取决于需要多少铜钱或实物折算成定额的银两。而银两铜钱的比价一直在上升,最后得利的是官府和投机者,倒霉的是所有交纳赋税的花户。荫坤其时定下收银子或铜钱的标准:“纹银一当一,饼银一两补色七分,铜钱如市价折收,一从民便。新谷登场,纳谷纳草,俱得准市价为征收,民益便之。”
通过以上措施,历年旧欠,也得到征收,应纳赋税,犁然一清,里无追讨,庭绝鞭笞。自荫坤上任后,一里未曾鞭笞一户,官民相亲,岁省鞭笞费数以万计。时晋江当战乱凋敝之后,而民“煦于春台”⑤。缓和减轻了民间疾苦,也相对缓和了民族矛盾。晋江人为之歌日:“昔鞭扑,今刑措,抽薪止火,丛父活我”。
清初,清兵入关后,攻城夺地,杀人掠物,异常暴残。因此每逢王师至,伍伯索犒,荫坤即以酒犒劳,求将帅申严约束,勿扰百姓,晋江全境得赖以安。有先锋官,手执兵器,怒目而来,威胁索取丰厚犒赏,且无休无止,又索要女人陪伴,荫坤即正色曰:“晋江独无此,君宁不闻之耶?”断然拒绝无理要求。
道光《晋江县志》卷之九·城池志载:“顺治十五年,总督李率泰檄各府城,依关东式改造。时提督马得功、兴泉道叶灼棠、知府陈秉直改筑,再拓泉州府城翼城。丛荫坤与兴泉道兵备佥事叶灼棠、知府陈秉直,署城守事副将张应诏、城守参将刘应宝、署兴协回某、通判王泽洪,皆自朝暨夕,跋履城头,经营求至。”
荫坤之守晋江,兴利除弊,朝野称廉。任职年余,积劳成疾,以身殉职。“囊无一金寸缕,仓卒殡殓,周身不给,见者垂涕”。身后无力归葬,时晋江集资、凑钱赠送者达数千人,荫坤之柩始得归故里。晋江人歌之曰:“我公归,我心悲,今公归矣,无复来时”。歌谣表达了对丛荫坤的怀念之情。
荫坤逝世后,崇祀名宦,晋位庙食,尊为一代贤吏。时有父老数十人,自发呈请于佥宪叶灼棠,并详具福建总督、巡抚、按察司三院,准备将丛父母之德政、节操刻在玉石上,永为纪念,垂范后世。而三院亦批允为丛荫坤勒碑画像,崇祀晋江名宦祠。
吏部尚书庄钦邻诗曰:
暂将百里屈名贤,晋水汤汤满陌阡。
月霁讼庭人靡竞,冰清官舍鱼长悬。
盘根泰岱堪梁栋,解网潢池绝浪烟。
野老扶藜观德北,征输不扰太平年。

太仆寺少卿陈洪谧诗曰:
天府夙传娃宇香,携来妙物试干将。
乳泉鹤舞琴敲雪,笋水鱼悬案拂霜。
欲使残黎长起色,不仍弊政暂医疮。
士林更喜菁莪化,桃李争开药满囊。

布政使黄中通诗曰:
昆仑山前瑞色氲,闽陬喜得沐清芬,
戴星不独推单令,醇化应兼擅卓君。
冰镜遥将麟凤剖,慈云坐见坻京般。
欢腾万姓知何限,应有徽声彻紫升。
兵部侍郎黄徽胤作《赙丛邑侯丧疏》,翰林院庶吉士王命岳作《丛父母挽辞》、《三院批允丛父母立石文》。这些晋江当时的乡贤名宦所作的诗文、挽疏寄托了对痛失好父母官的哀思,对丛荫坤知晋江时的德政加以赞颂、怀念。共称之曰:“从来催科之善,未有侯者!”
丛荫坤是晋江历史上因辛劳卒于任上的四知县之一,清代崇祀晋江名宦祠的三知县之一,值得我们晋江人永远感念的父母官。也是历代为官之楷模。道光《晋江县志·政绩志》有传。丛荫坤在治理晋江时所表现出的民本思想,对我们当今所提倡的“以人为本”的执政兴国新理念的实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附:丛父母(荫坤)挽辞

翰林院庶吉士晋江王命岳撰
何弊邑之不造兮,慈母撇而去帷。兵马之云集兮,追乎急而燃眉。公留心于保障兮,亦争先而耻蹈乎后,诚不忍杂以茧丝,民怀德而输将兮,时惟田亩之人有限兮,不足供三军之所资。协济既愆于江浙兮,给发展吝于藩司。营伍聚而索饷兮,登邑堂而恣睢,公曰:易耳而无哗兮,取大觚而酌之。鸡既硕而豚兮,羌既饱而解颐。费杯盘之狼藉兮,或千缓乎须。斯终三空而四说兮,诚不忍杂以茧丝,民怀德而输将兮,乃揭借以蔽亏。曾造巨商而缓急兮,商日何冥行而至兹。公隐忍而不较兮,独郁悒而斋咨。剜己肉而医官疮兮,疮未愈而肉靡。过客问公而取娘宿兮,公正色曰无。诸咄唾面而怒詈兮,听自干而夷。犹黠民避役而凭社兮,富者逸而贫瘦。绳以法而不得兮,吧邑宰之官卑。余知公之愤懑兮,躬负土而系思。约我公以面商兮,订十九而为期。奄十七之长夜兮,终不旦而骑箕。予闻息于山间兮,不忍信而怀疑。曰果尔而无讹兮,与工役相对而嘘唏。衣不足以蔽体兮,木不具而敛尸。生无一日之欢兮,死无一金之遗。使我公之未殁兮,未必厌众口之黄雌。果盖棺而写论兮,允循良之表仪。呜呼公已矣乎,殁则为神复奚悲。惟群黎之失所兮,空对堕泪之砚碑,寄语当路之圣贤兮,应念不吏之难为。辞曰:赋役书成,余地迫而,无米督炊,巧妇格而,呼之于上,不可获而,问之于下,交偏与謪而,短后健儿,嗔目索而,长舌破好,匪狐赤而,岩岩邑署,不可宅而,愿言大众,布宽泽而,化日舒长,母逼窄而,挽词将终,百忧泻而。
赙丛邑侯丧疏

兵部侍郎晋江黄徽胤撰
邑侯丛父母,修干玉立,詹瞩嶷彻。阳休春煦即之意,意消与之言,言倒筐庋肝胆可一揽取也。故其达之为政宽慈,简易,省刑清讼。即有以事至庭者,喻所以胜负剖而遣之,金矢一概无问。晋重值军兴,一切钱谷,如垢发纷丝,侯以精心综理之,催比不用敲扑,输将恐后,见征旧逋,犁然一清,邑人颂之,以为从来催科之善,未有侯者。余尝谓侯仁人也,侯之政仁政也,仁者宜寿,不谓其遽弃我士民也。讣闻之时,囊无一金寸缕,仓卒殡殓,周身不给,见者垂涕,郡父老相率投柜,延僧举丧。
呜呼!侯有德于地方如此,宜乎感人之深也。召南之诗曰:蔽甘棠勿伐志遗思也。九或之诗曰: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冀来复也,侯往矣,不可复也。我辈沐侯复露,若使麦舟之谊,无闻坐使灵輀久顿,仙魂不归,存亡易念,其谓之何,兹立鸠助一册,告诸同志,随愿填交,匪云报也,卿尽区区之诚,以叙古道云尔。
注释:
①资料来源:山东《文登丛氏族谱》,由山东文登市博物馆、香港世界丛氏宗亲会秘书长、《丛氏源谈谭》主编丛松坡先生提供。
②丛荫坤长子丛可植生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丛荫坤最迟当生于1618年左右,如此,则丛荫坤去世时年在四十余,正当壮年也。
按丛荫坤顺治十五年(1658年)任晋江县知县,次年即去世,也即逝于1659年,灵柩运回文登后,其长子丛可植于康熙四年(1665年)始将其下葬。丛可植,字因之,清廪生,候选县丞。(据丛氏谱牒)
③奥区:深奥之处。意即征赋重点地区。
④花户:旧指户籍簿册上的户口。
⑤熙于春台:《老子》:“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后以“登春台”比喻盛世和乐气象。此处指丛荫坤的利民措施使人民得到些许的温暖,减轻了压力,宽慰了民心。
(作者单位:晋江市紫帽中学)
丛氏家酒,大家风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丛氏家族|丛氏源潭 ( 鲁ICP备05041574 )

GMT+8, 2018-6-21 01:15 , Processed in 0.09072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