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氏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8|回复: 1

文登丛和林兴长春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5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春庵
长春庵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三涧堡街道土城子村长春庵屯,前身为观音庵,始建于明初,位于山之东,乃浮屠氏所居。孙宝田《旅大文献征存》卷二古迹名胜载:“长春庵,在三涧堡南山之阳,旧有碧霞宫一所,创自何代无考,庵内有明永乐年(1403-1424)碑记。”据雍正六年(1728)王有翼《长春庵新建泰山殿兼立碑记序》载:“回溯厥初,盖明自定鼎以来,斯庵久已名焉,历传至今,亦既三百余年矣,讵自今伊始哉,但前则仅一观音草庵。”碑文与史志皆言长春庵创建于明朝,史志载有永乐年碑记,碑文言观音庵建自明初,永乐初距雍正六年有三百二十三年,二者记述相同,长春庵建于观音庵基础上。村中耆旧亦口口相传,观音草庵仅八尺见方的尼姑草庵。孙宝田云“永乐年碑记”,今碑已不见踪迹,碑文亦未见其收录。

长春庵
地理位置
大连市旅顺口区三涧堡

长春庵前有照山,背靠旦山,(孙宝田《旅大文献征存》中称此山为南山,但村中耆旧皆言此山为旦山。)此山自东北而西南呈一龟形,王有翼《长春庵新建泰山殿兼立碑记序》载:“赖有黄冠羽士丛和林者,航海而卜居于此,相度形势,近接云山之飘渺,远朝渤海之汪洋,不禁慨然曰:似此藏风聚气,安可无圣宫乎?”于是在龟首之下择地迁观音草庵并更庵名为长春庵。乔德秀《南金乡土志—山河海岛志》云“南金之山脉,发于吉林之长白山,共二支,迤逦南行,一支石色白质坚,其土润,一支石色青质柔,其土燥,或离或合,蜿蜒奔赴旅顺口,渡海至山东,结为泰岱诸峰。”丛和林仙逝于雍正二年,而此时庵中只有慈航殿(菩萨殿),雍正六年,徒张德贵、丛德鞠建成泰山殿,方有如今之规模。
落实宗教政策后,大连市人民政府于一九八五年七月十一日,将长春庵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时任市文管部门负责人的张本义先生筹资修复了此庵,文物保护单位之碑石今仍存庙中。一九九一年,旅顺口区政府又对此庵进行了修复。后来此庵由区政府转交给企业经营,最后一次重修是二零零七年,扩建了东院的二个殿堂及回廊,但并未从事宗教活动,一直荒废至今。二零一三年岁次癸巳秋七月,旅顺口区另一火居道之后王公嘉庆,念与和林丛炼师之宿缘,购得此庙,敦请全真华山派第十九代上智下广王炼师住持于此,长春庵又回归全真华山派。经政府批准,升庵为观,仍旧长春之名。王公嘉庆者,旅顺铁山全真华山派火居道第十代传人,其祖于康熙四十年随和林丛炼师一同渡海至关东,于铁山建关帝庙以续道脉,时至今日,此一支火居道依然存有关帝庙,子孙仍住庙,为有记载最早一支华山派火居道脉。

如今的长春庵有泰山、慈航、灵官三殿,泰山殿系正殿,殿内供有金身神像九尊,主神为碧霞元君,四周墙壁布满壁画,画中祥云朵朵,众仙女坐驾彩凤,悠然安详,栩栩如生。殿门左前方立有朝南向雍正六年《长春庵新建泰山殿兼立碑记序》石碑一块,碑文记述了建立泰山殿的经过及长春庵四至,碑阴镌刻了捐资者功德名录。碑前十步内有钟亭,内悬八卦铁钟一口。殿门右前方建有香纸焚化炉,并排立有朝东向《重修长春庵碑》石碑一块,碑额上刻有“流芳万古”四字,为清道光二十七年重修此庙所立。另据村中耆老张广福介绍,此庙有碑一通,四清时(1963-1966)村中建果园,将此碑磨平,刻“四清果园”四字立于果园中,今果园不见,独此碑尚立于庵东数百步之路旁。慈航殿内供奉神像五尊,中为佛祖,左为观音菩萨,右为地藏王菩萨,墙上均绘有壁画,其中西墙之壁画为道光二十七年重修所留。此庵是罕见的兼供佛道二教神仙的庙宇。灵官殿位于泰山殿正前方,内供护法塑像二尊,殿檐下前后四角,雕有“我蒸尝凡”四字,“蒸尝”本为秋冬二祭,后泛指祭祀,秋曰尝,冬为蒸,《三国演义》孔明祭周公瑾:“君若有灵,享我蒸尝。”两扇门上刻有“心无二念,圣解凡情”四字,此殿颇有玄机寓意。

智广王炼师住持此庵后,更菩萨殿为慈航殿,迁土地庙于庵东南垣墙之外。王公嘉庆又重修垣墙,创修山门,前树旗杆。于庵东建厨房、仓库、斋堂、丹房等生活设施,并对原建筑进行了改造,使殿宇一新。如今庵中绿草遍地,林木成荫,几座古建筑掩映于树丛间,环境清幽。既是四方信士虔诚朝拜之地,亦是羽士霞友清心静炼之所。
历史
康熙四十四年(1705),白云岩道士丛和林,渡海至此,寄身三涧堡真武庙,后至长春庵村,将已废弃不堪的观音草庵迁于今地,更庵名为长春,又筹建泰山殿。据雍正二年(1724)《始建长春庵恩师丛道墓志》载:“丛和林,乃文登县人氏,幼入玄门,及长即动立必创修,由是云游二十四年有余,于康熙四十年乙酉(1701)来至山涧铺,托足真武庙,只身白手,第务庄农,于四十八年已丑(1709),方卜居于此,肇锡嘉名曰长春庵。”考康熙四十年为辛卯而非乙酉,乙酉为康熙四十四年(1705),墓志铭中出现如此错误,原因在于和林丛炼师自山东渡海至关东之时间为康熙四十四年,而其迁观音草庵更名长春庵之时间为康熙四十八年,文中明言其以真武庙为立足点,在长春庵村所在地建农庄而筹措资金。

张德贵、丛德鞠之后,庵由刘正文、孙正安、刘正宽住持,此时长春庵仍为清居道所居。雍正初年(1723),张姓先祖张世贤由山东荣成县(山东威海)迁至三涧堡洪家村定居,其子张有祯因庵中三代住持乃其娘舅,故举家迁至庵左定居。刘正文、孙正安、刘正宽之后,张有祯为长春庵之住持道人,法名张本玉,是为全真华山派第十五代弟子。并将清居道改为火居道。自此,长春庵便为张氏子孙世代相传,其子孙定居庵之附近,渐成村落,村因庵名长春庵村。
长春庵第三代弟子刘正文、孙正安、刘正宽并未有一弟子以续道脉,而恰在此时,已有家室的张有祯从三润堡洪家村迁来此处,为使道脉传续,只好将长春庵委托给他,三人仙逝之后,张有祯自然继承了庙宇,但因有家室,便更清居为火居,从而使得长春庵道脉存续。从时间推算,和林丛炼师仙逝于雍正二年,之后张德贵、丛德鞠相继住持长春庵,长春庵第二代住持之时间应在五十年左右,而雍正朝有十三年,长春庵第三代住持之时,应为乾隆三十年之后,三人又相继住持,再有五十年,张本玉住持长春庵之时已为嘉庆十年以后。张本玉其实有四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张克兴,二子张克官,三子张克学,四子张克玖。考庙中道光二十七年(1847)《重修长春庵碑》,其落款处为“住持道张仁□、张仁禄”,由此或可得出三个信息,一是张本玉至少有二子,其中二子继承了庙宇。二是道光二十七年重修,应为二人住持此庙不久,由此可见,张本玉住持时间直至道光二十年后,近四十年矣。三是张氏继承庙宇后,至少其第二代,做道士的仍用华山派百字。火居道士有两重身份,一是道士,二是俗人,他们的名字也应该有二个,一为道名,一为俗名,正如张本玉俗名张有祯一样,清居之人一离红尘便不再用俗名,而火居者因两重身份,二个名字同时使用。长春庵由清居更为火居,实出后继无人,为使道脉存续,住持道人于非常时期采取了非常之法。
张氏子孙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又重修了长春庵,据《重修长春庵碑》载:“金州西南乡长春庵旧有泰山行宫,保障一方,灵应丕显。东九圣祠,西菩萨殿,巍然宫前,洞宇宏阔,金碧辉煌。”由此可知,此庵以泰山殿为主殿,左有九圣祠,右有菩萨殿,菩萨殿即今之慈航殿,但九圣祠却不见踪迹,据考证,此九圣祠仅为庵东一小土地庙。清末民初,张氏家族子孙兴旺,渐向长春庵村以外发展,一支人来到河南岸,称为河南帮,经韵使用老韵(崂山韵),后来家道衰落,取而代之是河北岸以张学义为首的河北帮,经韵使用新韵(东北韵)。他们对长春庵里的香火事宜一直兢兢业业,张学义带领兄弟五人,五十多口家人,在长春庵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是一个颇受人尊敬的火居道长。据村中长者言,兄弟五人分别拥有长春庵附近的长春庵、蟠龙寺等三处庙宇,后二处现已为浮屠氏所居。最后住持道人张积琨,高工张积琏,张氏兄弟从事宗教活动直到东北土地改革时。新中国成立后,长春庵成为生产队仓库,灵官殿、慈航殿为粮仓和化肥存放之所,主殿泰山殿为木匠铺,张氏之火居道士亦停止了宗教活动。文革时,神像一空,因其地为仓库而免遭拆毁,现遗有泰山、慈航(菩萨殿)、灵官三殿,九圣祠已迁至庵东南垣墙之外。
丛氏家酒,大家风范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真教华山派在家道士在东北发展源流
时间:2015年10月09日 主站:万能文化网
宗教网导读 东北地区是中国道教的一个重要发展区域,尤其是北方的全真教,早在金元之际全真道在华北地区创教不久,就传播到了东北地区。明清时期全真道在东北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学者们只是关注到东北全真道派中的龙门派,而实际上,东北地区的全真道也有华山派。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将全真教华山派的道士看作是完全出家的清居道,大连市旅顺口的长春庵最新发现的碑刻文献和其附近老爷庙的重建则改变了这种认识。通过田野考察和历史文献的对照分析,我们发现,由清初传入东北的全真教华山派,早已形成了在家道道士的法脉传承,并一直流传至今。

全真教华山派在家道士在东北发展源流
  其次,从大连丛氏宗亲会所编修的《丛氏谱志?大连卷》序及相关内容来看,丛氏是文登的旺族,有“天下丛氏宗文登,大连丛氏胶东来”之说。与此相对照的,是王氏也是文登的旺族,据文登的王氏家谱介绍,仅文登一地,有二百多个村庄的王姓,因此文登有“无王不成庄”的说法。这也就是说,同是文登的丛和林师从王冲和学道,是完全有可能的。况且,从《王氏宗谱》得知,王冲和出家前已有一子,名王潒,道名王和潒。王和潒有四个儿子,长子王得桂,娶丛氏。这也就是说,文登王氏与丛氏家族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
  第三,现存于蒙山白云岩的光绪二十四年《白云岩创修宗派谱序》碑刻,为华山派正宗第十六代嗣裔、北京白云观第二十代方丈、清末著名道人高仁峒所撰,详细记载了自张演浩开山至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白云岩道人辈份和人数计410人,前后共历十五代为:演、全、真、冲、和、德、正、本、仁、义、礼、智、信、嘉、祥。“冲”字辈有马硕、陈□、程□、王和、□斗、□河、李□、杨伟、唐合等9人,“和”字辈有潘云、吕演、郝桂、王在、 周臣、彭祥、李亮、张常、王德、陈旺等10人。显然,“冲”字辈有王和,即王冲和,而“和”字辈没有丛林(丛和林)。这说明丛和林并不是到白云岩出家学道,而只可能在文登出家学道。而当时王冲和是在白云岩出家学道的“冲”字辈代表人物,回到家乡文登弘道自然是当地颇为著名的清居道士。丛和林在文登师从王冲和出家学道,是很自然的事情。
  第四,根据笔者走访仍居住在旅顺口大王家村的王瑾后人王嘉庆说,他们家族一直流传说,他们之所以能从文登渡海来旅顺口,就是丛和林受师父之托带来的。我们虽然不能确定《始建长春庵恩师丛道墓志》中所出现的王德元和王德修就是王瑾家族的后人,但这至少能说明丛和林与文登的王氏家族有着密切的关系。丛和林师从王冲和是完全可能的。《始建长春庵恩师丛道墓志》显示,当时追随丛和林到观音草庵建设长春庵的,主要是王德元、丛德鞠、张德贵和王德修等四人,而且这四人自称是丛和林的“徒侄”。
  徒侄一词,无非有四种理解:一是指同门师兄弟的徒弟,二是指同门师兄弟俗家兄弟的儿子,三是指自己师父的子女或师父兄弟的儿子,四是指自己俗家的兄弟的儿子。那么这四人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长春庵新建泰山殿碑记》中张德贵、丛德鞠自称“其徒”,即是丛和林的徒弟,他们两位显然不是丛和林同门师兄弟的儿子。但是,后三种关系的可能性都存在。丛德鞠与丛和林同族,完全有可能是丛和林同族甚至是同俗家的侄子。而张德贵如何可能是丛和林的“徒侄”呢?据上面提到的《王氏家谱》记载,王瑾出家修道前的太太是张氏。这也就是说,如果丛和林师从于王冲和,而俗家师母张氏家族的后人(孙辈)跟着丛和林学道是完全有可能的。况且,远离家乡文登,结伙从胶东航海闯关东,他们之间绝非一般的师徒关系。更何况大连王氏家族一直流传着丛和林带领师侄来老铁山(旅顺口)的传说,恰成一个佐证。
  据《王氏家谱》,跟随丛和林闯关东的王冲和的俗家孙子辈有四人,即王得(通德,下同)桂、王得梅、王得林和王得彬。四兄弟除了得彬英年早逝,得桂娶丛氏,得梅娶邹氏,得林也成家,不是出家道士。而《始建长春庵恩师丛道墓志》中出现的王德元、王德修,都是跟随丛和林出家修道的清居道士。但,即便如此,王德元和王德修也完全可能是王冲和世俗家族中有较密切关系的后人。这也就是说,跟随丛和林闯关东而来到旅顺口的王氏徒侄,至少有以上六人。从这里我们也不难想见,丛和林与文登王氏家族之间的特殊关系了。
  长春庵与旅顺华山派从清居道向在家道的转变。丛和林接收观音草庵并改建成长春庵,就是想开辟一处出家道人“静养庵中,毫无俗虑”的清居道场。作为远离家乡的山东人和出家道士,泰山信仰自然是他们最重视的。《长春庵新建泰山殿碑记》说到:“尝观五岳之雄,泰岳其一焉,圣母之宫殿,亘古于斯者也。不谓关以东金州邑之西南,有长春庵者也,虽僻处海隅,而山实秀美,洵为一方之巨观也。”况且,丛和林的师父王冲和出家学道的蒙山白云岩,除了明代前期所修建的万寿宫、承天宫、九龙宫,万历年间在承天宫西北约二里许还修建了泰山行宫,内祀泰山女神碧霞元君。因此,在关外留居之地兴建泰山行宫,不仅能够满足其思乡之情,也能够适应传承蒙山白云岩华山派道教传统的需要。
  从《始建长春庵恩师丛道墓志》来看,追随丛和林渡海来到关外出家学道的早期弟子,主要是张德贵、丛德鞠、王德元和王德修四人。该志正文中只出现了张德贵一人之名,谓“信徒张德贵,徒恩同父子,岂能不勒碑刻铭,以昭示当今奕世哉”。这说明张德贵是四人中的大师兄。四年后的《长春庵新建泰山殿碑记》明确署上:“住持道人张德贵、丛德鞠”,说明张德贵和丛德鞠是继丛和林之后长春庵的第二代主持道人,而王德元、王德修二人,或仍在长春庵中,或已离开长春庵。
  据新近出版的《土城子村志》介绍,丛和林将长春庵传给了张德贵和丛德鞠,而张德贵和丛德鞠又传给了刘正文和孙正安。“清雍正初年,张姓先祖张世贤由山东荣成县迁至三涧堡洪家村定居,自其子张有祯始,又迁至长春庵。张有祯对道教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刘正文、孙正安之后,他便成了长春庵的掌门人,道名张本玉(本字辈),并将‘清居道’改为‘火居道’。”刘、孙二氏事迹,现无可考。但他们同为继承张德贵和丛德鞠的清居道士,似无可疑。张世贤于雍正初年迁来三涧堡,较丛和林来此地晚了二十余年。据另一处记载“张氏先祖张有祯因是投奔其在庙里悟道的舅舅而来的”,可知在早期的丛和林及其四个徒弟当中,只有丛氏二人和王氏二人有可能是张有祯的舅舅,而王氏二人在丛和林羽化之后不久,或仍在庵中清修,或已离开长春庵。王氏即使仍在长春庵中,其地位并不显要。而按照常理,王氏二人若是张有祯的舅舅,就很难在张德贵和丛德鞠传给刘正文、孙正安之后,接手长春庵掌门人之职。况且长春庵自丛和林创始之后,就确立为清居道场,前三代都是出家的清居道士,如何会让一个在家的学道之人接手长春庵之事?同时,也没有材料显示张有祯与张德贵有什么亲戚关系,也就是说,张有祯来到长春庵,完全可能是因与丛氏二人的特殊关系所致。
  从上述王氏、丛氏和张氏三大家族的关系来看,作为丛氏外甥的张有祯,在长春庵学道过程中能够充分获得大家的认可和信任,是在情理之中的。《土城子村志》还记录了长春庵末代张氏道人的口述:“自丛道(和林)开始,历经三代道人之后,张有祯便成了长春庵的掌门人,道名张本玉,并将清居道改为火居道(有家室、子女),靠庙产、外出念经、庙会香火和信士们的捐赠维持生活。”当然,张本玉在执掌长春庵之前的学道修道过程中,未必已经有了家室,但自他主持长春庵之后将长春庵变成火居道场这一事实来看,至少他在长春庵修道过程中并不像其他清居道士那样“静养庵中,毫无俗虑”。这一特征不可能不反映在他的日常言行当中。而他能够取得长春庵上下的信任并最终成为长春庵的掌门人,不能不归因于他与长春庵两代丛氏之间所具有着特殊的家族关系。
丛氏家酒,大家风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丛氏家族|丛氏源潭 ( 鲁ICP备05041574 )

GMT+8, 2018-6-21 01:14 , Processed in 0.0940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